你可能不知道他的名字,但你的衣柜里很可能就有他的设计!

* 来源 : www.full-star.com * 作者 : admin * 发表时间 : 2017-07-14 * 浏览 : 99

‘优尼坊职业装,专业职业装制服30年,一针一线,全心全意’

梅顿·戈拉瑟(Milton Glaser),美国平面设计师

 

梅顿·戈拉瑟被称为五十年来最重要的设计师,就算你没有听过他的名字,你也一定见过他的设计作品。他设计的“I ♥ NY”标志是全世界被复制最多的设计,也是平面设计史上最著名的logo之一。

 

 

 

梅顿·戈拉瑟1973年创作的著名纽约旅游广告词和平面标志

 

上世纪70年代初的美国,受经济萧条和冷战的影响,人们对生活逐渐失去信心,大面积的失业和伴随的高犯罪率使纽约人陷入恐慌。为了重振纽约的旅游业和城市的形象,梅顿·戈拉瑟受邀设计了这个经典的“ I ♥ NY”(我爱纽约)图标。

梅顿·戈拉瑟在出租车上完成的“I ♥ NY”设计初稿

 

这个logo一经推出就获得了极大的成功。它仿佛强心剂一样使美国人在低落中振奋起来,重新燃起了对生活的希望。这个标志也被用作纽约的城市标志,以各种形式出现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,并在世界各地被无限地模仿。

 

运用“I ♥ NY”最多的商品应该就是白T恤了。每个来到纽约的游客几乎都会穿上它在街道上游走,仿佛这样就能融入整个城市。数不尽的餐馆、纪念品商店纷纷购买它的使用权,这个logo每年能够为纽约州带来高达七位数的财富收益。

 

2001年的“9·11事件”发生后,梅顿·戈拉瑟重新设计了这个logo,为它赋予了全新的含义。“I ♥ NY MORE THAN EVER”(我比任何时候都深爱纽约)右侧的红心被加入了一块黑色,象征着在事故中倒塌的世贸大厦。

梅顿·戈拉瑟为“9·11事件“重新设计的logo

 

简单朴实的话最能够打动人心,这句升级版“Slogan”一夜之间再次布满了纽约的大街小巷,使因恐怖袭击受伤的纽约人再次振奋了起来。有人说,这已经不仅仅是一件平面设计作品,而是纽约市的精神象征。

 

梅顿·戈拉瑟自己都无法相信这个小小的logo可以影响整整一代的美国人。他曾说:“你极少会有机会创造一个如此有说服力的作品,你去到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,都会看到这个‘愚蠢的’小东西。” 他一直以来的设计理念是:“如果你需要为你的设计作出解释,那么这个设计是失败的。” “I ♥ NY”无疑是他最成功的示范。

梅顿·戈拉瑟

 

既然被称为历史上最重要的平面设计师之一,这个logo仅仅是梅顿·戈拉瑟创作的冰山一角。他的创作风格难以被归类,他擅于采用黑色粗犷的线条作为轮廓,并用彩色胶片加色。这种新的概念其实和美国连环画插图与波普艺术的风格极其相似,所以受到了群众极大的欢迎。他的风格变成了流行的趋势,并因为通俗易懂而被广泛复制和传播。

布鲁克林啤酒厂标志

 

美国漫画巨头DC漫画公司标志

Six Sigma公司图标

 

梅顿·戈拉瑟很多经典的作品都是为了一些极其“显著”的“客户”,我们每天的生活其实都不知不觉地被它们包围。

梅顿·戈拉瑟于1967年为著名歌星鲍勃·迪伦设计的经典海报,灵感来源于杜尚1957年的自画像。

索尼音乐海报

MAD MEN》第七季海报

 

毕业于纽约的一家艺术学院库柏联盟(Cooper Union),梅顿·戈拉瑟和与他志同道合的艺术家西摩·切瓦斯特(Seymour Chwast)、和爱德华·索勒(Edward Sorel)一起出版了叫作《图钉年鉴》的刊物(The Push Pin Almanac),并于1954年正式成立了“图钉设计事务所”(the PushPin Studio)。

图钉设计事务所

 

“图钉设计事务所”海报

 

“图钉设计事务所”的每个人都有独立而鲜明的设计风格,他们想要从本质和观念上改变当时美国的平面设计。他们将平面设计史上的风格和资料集结起来,加入自己活泼而灵活的理解,形成一种新鲜折中的设计风格,让人耳目一新。

西摩·切瓦斯特于1967年为抗议越南河内爆炸而创作的宣传海报《End Bad Breath

西摩·切瓦斯于1985年为广岛爆炸40周年所创作的海报《Peace

爱德华·索勒《Frank Sinatra》,1963

爱德华·索勒《Obama as Gulliver》,2013

 

“图钉设计事务所”所形成的自由却统一的艺术风格被称为“图钉风格”,受到了全世界的喜爱,并被广泛地模仿和传播。这种风格对美国一个时代的平面设计师都有着巨大的影响。它轻松、友好而活泼的设计风格在当时的主流设计中起到了探索性的作用。

梅顿·戈拉瑟为全球变暖设计的宣传图标

 

设计就是用你所掌控的一切,来尽可能清晰地与人沟通。简单的几笔线条所传达的语言,有时会比复杂的画作更加强烈。正如梅顿·戈拉瑟说:“作品超越了功能性意义并能够以深入且神秘的方式引领我们,那就可以称之为巨作。”